被用户下“最后通牒” 这家公司竟倒闭得如此凄惨|译站

【腾讯编者按】昔日广受欢迎的短视频社交网络Vine近日被东家Twitter关闭,而加速它陨落的,竟是一年前在其总部举行的一场秘密会议,到底是什么让Vine落得众叛亲离?(本文来自Mic.com,由腾讯科技编译。)

今天在社交网络上,人们分享手机拍摄的十几秒短视频已经司空见惯,而发明这种短视频服务的“鼻祖”是美国一个叫做Vine的应用软件。但最近,Vine却遭到东家Twitter关闭。

说到关闭的原因,当然与技术缺乏独创性,以及Instagram、Snapchat、Facebook等迅速推出类似服务有关,但这一切的背后,一次在Vine总部举行的会议似乎成了Vine命运的转折点。

如果Vine当时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,它的死亡或许还不会来得那么快。

Vine收到了一份“最后通牒”

去年秋天,短视频服务Vine的50位顶尖内容创作者中,有20人来到了洛杉矶Vine大街1600号大楼的一个会议室,他们要在这里开一个会。

Vine大街1600号

内容创作者们要与Vine的创意开发主管Karyn Spencer,以及Vine的其他代表进行谈判。在他们眼中,Vine正在迅速走向衰落,而他们打算做最后一次努力。

Vine的两位明星,拥有610万粉丝的Marcus Johns和拥有310万粉丝的Pique组织了这次会议。Vine明星们注意到,Vine的人气在急剧下降,Johns和Piques认为自己的成名离不开Vine,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挽救它。

Vine明星Pique

他们提出了一个建议:如果Vine愿意向其他18位内容创作者的每人支付120万美元,同时推出几个产品更新,并开放更直接的沟通渠道,那么他们所有人都会同意每月为Vine提供12个原创视频,或每周提供3个原创视频。

如果Vine同意他们的条件,这理论上可以为公司带来几十亿视频浏览量,以及更多忠实用户。但如果Vine不同意,那么,所有Vine平台上的顶级明星都会退出。

而就在这次会议举行的同时,大多数Vine顶级明星已经开始向其他社交平台转移,还有许多明星则在Vine上发帖鼓励粉丝到YouTube或Facebook上订阅他们的频道。

“我们都开始注意到Vine的优质内容创作者正在流失,而Instagram的优质内容创作者正在增长。”在Vine上拥有470万粉丝的女演员、内容创作者Amanda Cerny说,“我们都开始在Instagram上发布更多内容。

Vine明星Amanda Cerny

“Vine从来不与它的内容创作者深入交流。”在Vine上也很受欢迎的YouTube明星sWooZie在电话里说。“我喜欢YouTube,因为YouTube与创作者的关系非常亲密,他们会为创作者做一些小事情,比如,‘这是一个1000美元的礼品卡,给你去买一些相机设备。’”

“如果你的平台上没有明星创作者,上面就会充斥着搞笑视频和碎片内容,你的平台会变成垃圾站,人们就会离开,”sWooZie说。

Marcus Johns,Jerry Purpdrank,Christian Delgrosso,Curtis Lepore,Alx James和DeStorm Power,所有这些Vine精英都出现在了2015年秋天的那次会议上。他们注意到人们在抛弃Vine,此前,他们已经在群聊中对此进行了大量讨论。

Vine明星们,右二为Vine第一红人Marcus Johns

“Vine的所有顶级创作者都在谈论趋势,”Cerny说。 “我们谈论发布内容的时机,谈论什么内容受欢迎,谈论我们看到了什么,结论就是,Vine正在陨落。”

Vine是怎样一步步走向众叛亲离?

为了拯救Vine,明星们提出了几个有关产品的建议,他们认为这些改变将使各个层次的用户的体验更好。

其中一个建议是要求Vine处理评论区谩骂问题。一些Vine明星说,Vine社区已经出现了不好的势头,他们的评论栏里充满了谩骂,变得不堪入目。

Vine的母公司Twitter也因为评论区谩骂问题饱受批评,但Twitter一直没有妥善解决。几个Vine明星说,这些粗鄙的语言也正是他们决定离开Vine的原因之一。

“Vine上的人们会毫无理由地伤害他人,”Piques在电话中说。 “我们需要评论过滤器,用来屏蔽评论中的脏字。Vine最终也退出了一些过滤工具,但Vine明星认为太少了,来得也太晚了。

Piques在Twitter上说:“搞不懂Vine上的人怎么没被炒鱿鱼”

明星们还恳求Vine提供更好的推荐页面和功能更加强大的编辑工具。

“我们告诉他们,立即采取这些措施是多么重要,”Piques说。 “但他们从来没有改变,或者改变得太晚了。

大多数Vine明星认为,产品的改变对于一个灵活的技术公司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,但Vine缓慢、零星的更新让他们感到沮丧。

Vine App界面

钱也是个问题。

会议期间,Vine借庆祝King Bach粉丝超过1600万、成为Vine顶级明星的机会,花了一大笔钱,为明星们精心准备了一场豪华聚会。 所有的精英创作者都收到了邀请,聚会一直持续到次日清晨。

那天晚上,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,但到了第二天,群聊中的语气又变得尖刻起来。他们想知道,如果Vine可以花这么多钱举办豪华聚会,为什么就不能拿来更直接地支持其顶级创作者。

Vine明星King Bach

“那个时候,我们就知道Vine已经死了”

Vine上第一位达到100万粉丝的明星Marcus Johns起草了一份合同,并说服了其他17位Vine创作者在合同上签名。

随后他们把合同交给Vine,Vine最初似乎很乐意接受。Vine公司的代表告诉这些创作者,他们会把合同带到Twitter进一步商讨。据BuzzFeed透露,Twitter当时至少考虑了这份合同。

这份合同在Vine社区传开后,其他一些创作者也宣布加入,这样,总共有21位Vine创作者要求Vine支付120万美元,否则就走人。

然而,在Vine大街1600号那次会议的最后一次长达一个小时的讨论后,Vine很明显地表示,他们不会签下这份合同。

“那个时候,我们就知道Vine已经死了。”会议上一名创作者说。

“我记得我当时就说,‘Vine会死掉,因为我们才是流量的驱动者。’”Vine明星Alx James说。

在集体建议被拒绝后,几乎每个主要创作者都停止了在Vine上的更新,或大大减少了内容发布。

King Bach和DeStorm Power等创作者开始在YouTube上吸粉,而其他人(例如Amanda Cerny和Gabbie Hanna)则转战Instagram和Snapchat。

Vine明星Gabbie Hanna

此后,Vine的增长停滞不前,一年后终于关闭。

“在我们离开之前,我们为Vine带去数以十亿计的浏览量,”Vine明星DeStorm Power说,“通过在Vine上创作视频,我们甚至改变了文化。”

“它的陨落方式是可悲的,但没有人沮丧、痛苦或愤怒。每个人都转移到其他平台。”他补充说。

最终,大多数Vine明星都没有留下遗憾。

“到现在,我因为Vine而拥有了250万YouTube粉丝,以及200万Instagram粉丝,因为Vine,我赚了很多钱,并获得了观众。”Gabbie Hanna说。她补充说,这些天,她大部分时间都花在YouTube和Instagram上。

“出席会议的Vine明星没有一个不是百万富翁。”Vine明星 Alx James说。“我们会好的,但是事情的发展令人伤心。(编译/谭思)

关注“AI世代”微信号(tencentAI),回复“中国AI”可获得新智元《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报告》;回复“创业报告”,可获得美国《AI创业指南》;回复“斯坦福”,可获得《2030年的人工智能与生活》。回复“白宫”,可获得白宫《美国AI战略报告》。

原文作者:腾讯科技

文章点评: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