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髦升级版的 “丹麦女孩”

British cultural icon

英国著名艺术家兼伦敦艺术大学校长格雷森·佩里,曾因其卓越的艺术成就而获得2003年透纳艺术大奖,并于2014年被英国皇室授予CBE司令勋章。而除了在艺术上的高深造诣之外,格雷森还是一位先锋而大胆的“性别革命者”,最为人所熟知的当属他那“惊世骇俗”的女性变装形象。最近,这位酷爱变装的艺术家又通过英国企鹅出版社推出了新书《男性的衰落》,并在书中大胆表述了自己对当今社会男性穿着打扮的看法。

格雷森的新书《男性的衰落》封面。
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可能早已对艺术工作者们的种种前卫行为与装扮司空见惯了,而如英国著名艺术家、伦敦艺术大学的校长格雷森 · 佩里(Grayson Perry,1960年3月24日出生于英国切姆斯福德)这样,常年以浓妆艳抹的女性形象示人的艺术家,恐怕还是屈指可数。有趣的是,格雷森还为自己的女装扮相起了女性化的名字克莱尔(Claire),而这也与去年大火的电影《丹麦女孩》的原型人物如出一辙,片中“小雀斑”埃迪 · 雷德梅恩饰演的艺术家埃纳尔· 韦格(Einar Wegener)在变装时会自称“莉莉”。

事实上,早在 2003 年,当格雷森走上欧洲艺术领域最权威的透纳奖领奖台时,就是以一身摇曳生姿的少女碎花裙装扮出现的。到如今,格雷森的“克莱尔”造型更已成为他的标志性形象,而他也很乐于在各种公众场合向人们展示自己的女装造型。今年10月11日,他穿着一身艳丽粉红色裙装,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以皇家院士的身份代表学院发表讲话,而坐在他身旁“听讲”的,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(Queen Elizabeth II)和她的丈夫菲利普亲王 (The Prince Philip)。其实就在去年,凯特王妃(Kate Middleton)造访英国 Barlby 学校新开张的学生美术馆时,还特意邀请格雷森前去为她讲解艺术作品,那一次出现时,格雷森也是一袭洛丽塔装扮。别看穿着有些“辣眼睛”,但格雷森不仅是英国皇室重大艺术活动的发言人,也是英国名流聚会嘉宾名单上的顶级嘉宾。

2015年1月15日,格雷森(右)在英国Barlby学校的美术馆内为凯特王妃(左)讲解艺术知识。

之所以在皇室与名流界备受欢迎,自然是因为格雷森在专业领域的极佳声誉,用“才华横溢”来描述他可谓恰如其分,他不光在陶瓷、挂毯、版画以及摄影、建筑等当代艺术领域颇有建树,还曾拍摄艺术纪录片,与此同时,他还是一位多产的作家,此前已出版过多部有关艺术的书籍。今年10月20日,他又通过英国企鹅出版社出了一本新书《男性的衰落》(The Decent of Man),不过这一次,他不提艺术,而是直接将笔触引向社会议题,并向如今社会上所默认的“男性应有形象”大胆说“不”。在书中,格雷森写道: “谁说穿西服、打领带就是男性所应有的样子?如今的男性应该和那些女权主义者一样,选择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,然而据我观察,现在并没有多少勇敢的男人。”

出书不断的格雷森(左)与不少文人都是好友,图为他与“英国文坛教父”马丁·艾米斯(右)在他位于伦敦的工作室中探讨艺术创作。

今年11月3日,为了配合新书宣传,格雷森还登上伦敦 Palladium 剧院的舞台,上演名为“穿裙子的典型男人”(Typical Man in a Dress)的搞笑脱口秀,于嬉笑怒骂、博君一笑间,完完整整地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,以及对自我的追寻: “当今社会应该更宽容、更平等,让男人穿他们想穿的。比起那些可以轻易穿起吸烟装走上街头的时髦女人们,你们这些纯爷们儿可落后太多了!”毫不意外,在台上“异装癖克莱尔”的知名度可就比“艺术家格雷森”的名头响亮多了,甚至有人称,他扮成女人其实是为了炒作自己的艺术作品。对于那些流言蜚语,格雷森根本不屑一顾,他告诉英国《卫报》的艺术版记者: “有人说我是在炒作,但天地良心,我早在当艺术家之前就已经开始穿女装了。

2015年4月22日,“盛装打扮”的格雷森在伦敦市政厅获颁“伦敦市自由奖”。

倘若追根溯源,这还与格雷森不幸的童年遭遇有关。在他 7 岁时,因为母亲的不忠,身为工程师的父亲毅然与母亲离婚,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。后来格雷森曾表示,亲生父亲的离开是他这一生的最大不幸。在那不久后,格雷森的母亲与一名牛奶工人结了婚,因为继父的暴力倾向,格雷森没少遭受毒打。为了逃避那个男人,他的童年时光大都在自己的卧室里孤单度过,并将泰迪熊玩具想象成自己的父亲,没事就跟它说说心里话。13岁时的一天,格雷森忽然发现自己和正常的男孩不太一样,他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女孩,然而,这份乐趣只能趁父母出门时,在母亲的衣帽间里偷偷“享受”。这个有些特别的“爱好”被格雷森掩藏多年,直到他后来进入艺术院校,与一些边缘青年艺术学生厮混在一起时,才开始大胆穿起女装。

格雷森在他位于伦敦的工作室中创作陶瓷艺术品。

后来,格雷森曾说,“我之所以爱上穿女装,正是因为小时候的我内心十分自卑、孤单,在我儿时的年代,人们通常觉得女子的形象是低男人一等的,而那也正符合我对自己的认知。”同时,儿时的自卑也使得他开始了陶瓷艺术的生涯,在格雷森刚刚踏入艺术圈时,陶瓷制品还不被人们所认可,在一般人看来,它只是摆放在工人家庭橱柜里的廉价装饰品,但也恰恰因为陶瓷的不受重视,才使得格雷森格外钟爱这个对象,于是他尝试在陶瓷制品的外层画上具有叙事性故事情节的图象,并逐渐将其发展成系列作品。如果仔细去观察格雷森那些“看起来很美”的陶瓷作品,就会发现很多绘画主题都是关于暴力、虐童等黑暗主题,而那都与他的悲惨童年有关。由于技艺炉火纯青,格雷森的陶瓷作品在如今的艺术品收藏市场极受欢迎,每件都估价数万到数十万英镑之间。同样与童年的凄凉遭遇有关,2014 年,格雷森在英格兰埃塞克斯乡间为自己打造了一座“理想中的美好城堡” ,那是一个颇具童话色彩的别墅小屋,房屋内部的装饰大部分都来自格雷森的艺术作品,包括精致的挂毯、陶瓷艺术品以及不规则图案的地板等等,且一概使用暖色调,一抹他童年时代的黑暗过往。

为了满足自己的“少女心”,格雷森于2014年为自己打造了一座宛如城堡的家,并将其命名为“埃塞克斯之屋”。

现在,格雷森再也不会为自己的“特殊喜好”感到羞耻了。在外媒的采访中,他说道: “每当我扮成角色‘克莱尔’,就好像在玩一个叫做‘人生’的电脑游戏,而游戏的难度级别设定是‘简单’。”由于格雷森出色的艺术创作和勇敢做自己的独立精神,伦敦市政府还在2015年4月22日为他颁发了“伦敦市自由奖” (该奖的历史可追溯至1237年,近几年获奖的名人有戏骨朱迪·丹奇、伊恩· 麦克莱恩,以及《哈利 · 波特》的作者J.K. 罗琳等)。

Grayson Perry作品

有趣的是,虽然格雷森喜欢穿女装,但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异性恋者,他的妻子菲利帕·佩里(Philippa Perry)是一位心理治疗师,而他们正是在变装俱乐部举办的 Party上相识的。同为变装爱好者,菲利帕十分支持丈夫,而他们的女儿弗洛伦斯(Florence)也同样欣赏父亲的大胆作为,甚至认为父亲“非常酷”!

2014年1月24日,格雷森(左)在妻子菲利帕(中)与女儿弗洛伦斯(右)的陪伴下,在白金汉宫获颁CBE司令勋章。

可以说,格雷森堪称“态度榜样”,毕竟敢于活出真我,并去坚持自己这份与众不同,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

原文作者:精彩OK

大家在看

文章点评: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