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橘子娱乐】李安对谈冯小刚:世界太危险,躲进电影最安全

这应该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对话:李安对谈冯小刚,主持人则是贾樟柯。

缘由在于,李安导演的新片《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》以及冯小刚导演的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分别定档11月11日,11月18日全国上映。

于是11月7日晚上,清华新学堂,橘子君有幸听了听这三位非常优秀的导演对谈,题目是“我们的第一次”。

(贾樟柯导演、李安导演、冯小刚导演)

电影很久没有改了,做一个新的开始吧

李安和冯小刚应该是完全不同气质的人,李安腼腆,冯小刚六爷。这次他们所做的选择,却有些相似:这两部电影都由小说改编,且在形式上都有很大的突破——李安是3D、4K、120帧,冯小刚改变了电影的画幅。

《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》是史上第一部3D、4K、120帧规格的电影。过去李安坚持胶片,从《少年派》接触3D后,却开始怀疑一些他从未怀疑的事。

故事发生在2003伊拉克战争期间,比利·林恩因为意外被拍摄下来的英勇行为,成了美国英雄。在他服役的B班回到美国短暂停留期间,他们参加了橄榄球比赛的中场秀,也就是所谓的“中场战事”。

3D、4K、120帧带来的变化是,我们能看到角色的一切。眼神、细微的面部表情、情绪激动时的生理变化过程,一切都清晰的可怕。这种改变显而易见,走进电影院,就全在眼前。

(男主乔·阿尔文全素颜出演)

2D和3D,对于李安而言就像足球与篮球,完全不同。现在对3D的认识太陈旧,导演思维还在2D里,得解脱出来。加入了z轴之后,电影不只是变得立体,而且更有参与感——至于电影需不需要参与感,则是另外的议题。

平常我们看的电影,是24帧,越高,则意味着信息量越大。李安最初先调到60格,已经很不一样,再往上,已经不再是电影。拍起来就像新兵打仗,每天都要学习,从60到120帧的决定,花了他1年。

在讲述这些时,李安语速很慢,带着一贯的低姿态和谦卑:“我不知道自己这次是开了一个新的希望,还是捅了一个新的篓子。”

《我不是潘金莲》的改变则是在画幅——很直观,甚至不用去电影院也能感受得到。全篇拢共3种画幅,讲述了农村妇女李雪莲,因为被丈夫骂是潘金莲,决定要状告他假离婚,进而一级一级上诉到北京的故事。

(圆形画幅、方形画幅)

画幅的变化,首先受到了原著小说的启发。在刘震云的原著里,序是十几万字,正文只有几千字。冯小刚想增加荒谬感又想让它变得很中国——这部电影实际的北京,是中国几千年人情社会到法治社会的尴尬过渡期。

中国几千年来,有事儿就找父母官。如今要将法制了,在人情社会里长大的人就会不太明白:李雪莲的老公欺骗她只是假离婚,可离婚证办了,法律上就是真离婚了。法院说离婚证是真的呀,李雪莲就觉得法院向着骗子,她要告。

(李雪莲被丈夫骂是潘金莲)

冯小刚画画出身,由此联想到南宋时期,中国出了一批团扇的山水花鸟,很美。他就把电影放到圆里去看,非常诗意。问题在于,拍一个圆的时候,所有的系统就都变了。大家说“圆”像放大镜看生活,冯小刚不要。他去掉了特写,拉松了画面,降低了画面的反差,心里想着应该怎么拍,那就一定不能这么拍。

“老做一种没意思,要做点新的。”

演员是很了不起的人,很大方地让你看

两部电影,都是对演员而言很为难的电影。

《我不是潘金莲》拍了三四天以后,冯小刚和摄影师商量,决定告诉范冰冰真相。选她是因为范冰冰的符号太强了,强到有东京电影节影后在身,却得了“花瓶”的名号。接这个戏,范冰冰也有希望从观众那儿得到认可,为此素颜也不打紧。

1个女主角,28个男配角,看似所有人都为范冰冰配戏,其实是反过来。范冰冰是介绍人,连接整个故事——真的主角,反而是28个男配。

冯小刚说:“如果你能接受,我就保证这是一个好电影。”电影出来,全篇无特写,没给美色一点机会。

相反,李安导演的新片,则是大量的超近大特写。我们认为3D适合拍枪战,拍史诗大题材,李安不这么看,他认为3D最好是拍脸。

人的眼睛,最喜欢看人的脸。如果能比以前看得更清晰,那么人脸上的细节、气色以及内在的感情、思绪,就不再需要去表现,而是很自然的呈现。他所希望的是绝对的真实细节,没有化妆、没有打光、甚至不需要美感——在此之后,他认为真实的细节里,自然就有美感。

(这意味着把自己的脸放到放大镜下,对年纪大点的演员是个考验)

男主角乔·达尔文是学戏剧的学生,三年级。白纸,简单,表演天分好,而且长相清秀,很容易让人对他产生同情心。李安说佛家讲,知是障,白纸反而学得容易。他的工作是告诉达尔文很多思绪,让角色看起来像一个活的人。

演员们让李安产生负罪感。片中有个小孩子蹲在地上,抬眼看,眼里都是仇恨。那是个伊拉克小孩,李安拍完了,觉得很抱歉,抱了她很久,另一个小孩过来,亲了一下。一时间他感到又心酸。

于是李安便说起,导演大概也有一些偷窥狂,真正了不起的是演员,很大方的(把自己)让你看。

世界太危险,电影最安全

过去美军是征兵制,全民共同参与,不同阶级的人没有区别。但电影里,是募兵以后的故事,军人都拿着薪水,是职业军人。他们本来都是美国底层人,因为各种原因去参军,突然成了英雄,被人民感谢。人民看到的他们,和他们自己,其实相差很远。

对李安而言,有时候做导演也像一场中场秀——观众的幻想,和导演们实际所做,是两回事。但他像男主角一样,得去演,这些是善意的表演,或许会成为哪个年轻人的精神寄托。

电影最后,几个从伊拉克战争回来的士兵,却渴望回到战场——那里才是他们的家,给他们以安全感。正如两位导演都认为,世界太危险,电影最安全。

冯小刚拍贺岁喜剧成名,其实不是本意。一开始,他是奔着《我不是潘金莲》这样的电影去,但有一年,他拍了三部,全被毙掉了,别人说别给冯小刚投资了,他拍什么都毙掉。

“导演不是一个名词,而是一个动词,所以我就采取了拍贺岁片的方式。”没想到大受欢迎,有观众支持,成了品牌,从此拍摄的条件越来越好,话语权也越来越大,确实也赚了很多钱。

“就我的年龄来说,我不认为还能拍很多电影,拍一部少一部。再勤奋,也就6、7部吧,所以不能再浪费这个时间了。有些话叫做顺势而为,我现在想的是要顺心而为。大家都在顺势,也不缺我这一个。”

中国电影越来越好了,《比利林恩》里有一句台词,是这群大兵想把自己的故事拍成电影,拿不到投资,制片人最后说大不了去中国找钱,全场大笑。

放在伊拉克战争的2004年,还是一个笑话,现在不是了。

李安说,中国电影会越来越好。“不只是钱,大家有一股憧憬。我希望中国电影能做起来,它现在不见得是健康的,但是有憧憬。这很好,不像美国很疲劳,很多事情我不如你们了解,我觉得是有希望的。”

冯小刚说,很感谢电影局和局长,《潘金莲》这样的电影能上映,其实电影局承担了很大的责任和压力。我过去不高兴的时候,也骂过,我在想我有一个电影,让别人抗雷,我是非常感谢他们。

电影人们,面对生活总是很紧张,回到电影才是最安全的,触摸到电影的时候,就充实。

我们都尽力了,我们都是爱电影的人,我们都在经历。

橘子君独家福利!关注橘子娱乐微信公众号:(juziyule),发送“橘子福利”,免费赢取《驴得水》电影票! 还有机会获得明星独家照片套装~快关注起来吧!

原文作者:橘子娱乐

文章点评:

昵称*

邮箱*

网址